切换到宽版
  • 394阅读
  • 0回复

全球战疫·连线|留美士后的战疫故事:我们是中美民间大使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厦门油水分离器

      “美国这两天每天新增确诊人数都超过了5000例,华盛顿州、加州和纽约州的确诊人数都非常多,当然这种数据猛增的情况也可能跟增加供应检测试剂盒有关,更多患者能得到确诊。”3月22日,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麻醉与重症系士后刘秀云说。
      
      据约翰·霍布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肺炎数据实时统计系统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4日1时8分,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40961例,病亡485例。相较北京时间21日6时的数据,不到70个小时确诊和死亡病例分别增长了16813例和200例
      
      刘秀云向澎湃新闻讲述了从中国国内疫情暴发到世界疫情蔓延的过程中,她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战疫故事。
      
      据刘秀云介绍,针对迅速蔓延的疫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防患于未然,有规划地采取了“三阶段”的防疫措施。
      
      倾尽全力援助国内,不曾考虑自留防护物资
      
      国内疫情暴发后,世界各地的留学生都自发组织起捐款捐物,通过中国学联、校友会、老乡会等组织大力援助国内。
      
      刘秀云在美东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任职之前,曾在英国剑桥大学攻读士及在美西的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担任士后,在英国、美西和美东的留学生群里她见证了许多海外华人对祖国的驰援。
      
      “克里夫兰医学中心中国学联和我所在的约翰·霍普金斯医学中心都是美国顶尖的综合医疗机构,我们这两个学校的中国学生、学者看到国内抗疫的紧急状况后,立即自发组织起了捐款捐物。”刘秀云说。
      

      
      “后来看到湖北的确诊人数蹭一下就涨上来了,我们都很担心。”刘秀云说,国内疫情迅速蔓延加剧了大家对医护人员的担忧,“如果没有口罩,医护人员就完全像是没有穿‘盔甲’上战场打仗一样。”
      
      在刘秀云所在的各个援助群里,许多武汉的医院院长都称他们的医护人员急需口罩,希望能得到海外华人的援助。
      
      “连那些大医院的院长们都亲自开口找我们要口罩,可见那时的情况有多紧急。所以当时我们完全没有考虑美国会不会暴发疫情,更没有想过比如说买1000个口罩,是不是要给自己留10个。所有的物资,我们一件不留,全部寄回了国内。”她说。
      
      海外华人对国内的援助源源不断。
      
      据刘秀云介绍,自1月初起,克利夫兰医学中心中国学联及约翰·霍普金斯的华人学生学者共同发起了“助力湖北”的捐助活动,为湖北的18家医院分批捐赠了三批物资。1月4日寄出第一批物资,含622套防护服、606副防护眼罩及2120副护脸罩。2月16日寄出第二批物资,含12842只医用口罩,376套防护服,2256副护脸罩及500套手术服。3月4日寄出第三批物资,含2700只手术口罩,4005套防护服、2500只手术帽及3092副防护眼罩。
      
      她还介绍说,旧金山艺术大学、旧金山州立大学、加州艺术学院和旧金山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组成四校联合行动组,组织中国留学生募捐口罩、手套、防护服等紧缺医疗物资,并将2020年春晚赞助收益全部捐出驰援武汉,共约6800美元,购买护目镜880个及面屏530个。伯克利大学的学生也捐赠出800件防护服,1100只N95口罩及860个防护包。
      
      1月31日,重达2.5吨的驰援武汉应急医疗物资从旧金山发往武汉协和医院,包括20万只医用外科口罩、2.75万双医用手套及4000件防护服。
      
      此外,中国还收到了一份特殊的捐赠。“来自加州‘尔湾儿童支持武汉’(Irvine Kids Supporting Wuhan)的小朋友们为我们捐助了一些祝福武汉的画作。这些7至13岁的华裔小朋友们,很多都不怎么会写中国字,甚至还有错别字,可稚嫩的手笔下是一颗颗最真诚的心。”刘秀云说。
      

      
      在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之时,国外疫情却突然暴发。
      
      “美国这两天每天新增确诊人数都超过了5000例,华盛顿州、加州和纽约的确诊人数都非常多,当然这种数据猛增的情况也可能跟增加供应检测试剂盒有关,更多患者能得到确诊。”刘秀云说。
      
      针对迅速蔓延的疫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防患于未然,有规划地采取了“三阶段”的防疫措施。
      
      据刘秀云介绍,3月初,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向所有师生职工发送邮件称,若疫情有暴发趋势,学校将采取三个阶段的防疫措施:第一阶段学生停课;第二阶段暂停部分实验室的实验;第三阶段关停实验室,限制医院人员通行。“每阶段措施生效前,均会提前一周左右时间通知。学校和市政府也给实验室的带头人(PI,Principal Investigator)、科室领导开过很多次预备会议,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
      
      “3月6日晚,学生们收到学校发来的邮件停止面对面授课方式,转为网络授课,防疫进入第一阶段。图书馆、体育馆等公共设施全部关闭,学校也发布了防疫的医学常识和紧急情况下的联系方式等。”刘秀云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有4个校区,校区之间有校车辅助通行。从3月6日开始,校车上不允许有站位。
      
      “美国这边不是很重视戴口罩,但对勤洗手非常看重。平常我们的校车经常处于爆满状态,为了避免站立的人触摸校车内部公共区域,学校规定乘车时必须坐下。”刘秀云举例说道。
      
      3月13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宣布防疫进入第二阶段。职员需要在实验室完成的重要实验可以继续进行,但要求必须在3月18日之前结束。校医院也发来了最近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包括诊区划分、各科室职责、节约医疗资源应对疫情、推后或延迟不必要的手术、对所有进出医院的人群做体温测试等等。
      
      3月18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宣布防疫进入第三阶段,校医院开始实行人员管控,只有与健康防疫工作和诊疗相关的重要员工,如影像室、重症监护的医生,呼吸科、传染科等科室医生以及动物护理专员等员工被允许前往实验室,其他人则必须呆在家中。
      
      同时,刘秀云所在的马里兰州也采取了一系列防止疫情形势进一步恶化的措施。
      
      “马里兰州人口约600万,现在确诊人数达到150例。州长已宣布餐厅、影院等大型休闲娱乐场所全部关闭,并禁止50人以上的聚会。州政府启动紧急医疗储备队,有资质的医生被允许接诊病人,已关闭的荒废医院也全部重新开张,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大约6000多张床位。”刘秀云说。
      
      物资告急,海外华人求援国内
      
      “之前看到剑桥学联、牛津学联都捐了大量物资回国,现在他们又在募集物资捐往英国。剑桥大学的校医院也在向全社会发布紧急通告,请求物资援助。”刘秀云说。
      

      
      “原本我觉得学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已经步步规划得很好,也有章可循,所以没有那么紧张。但今天看到系里让大家节约个人防护用品,同时已倡议各实验室和个人捐助手上多余的医疗物资。”刘秀云说,作为美国连续23年排名第一的顶尖医院,约翰·霍普金斯医院都在为物资紧缺做准备,可见美国防疫局势之紧张。
      
      为防止疫情暴发,医疗物资出现紧缺情况,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已开始募集志愿者,用一周的时间, 每天分早中晚三个时间段,加班加点制作防护面屏。
      
      刘秀云及克利夫兰的华人学生学者还准备号召国内生产N95口罩的厂商支援美国,正在起草倡议书,“目前已收到九安医疗为麻醉系捐赠的N95口罩1000个,红外额温仪200个。”
      

      
      刘秀云坦言,目前在美的中国留学生也有自己小小的“私心”,“前一段时间我们基本把美国的口罩都买断了,一件不留全部寄回国内。如今美国防护物资告急,所以很希望国内也能给予我们海外华人华侨和留学人员同样的理解和支持。”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