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63阅读
  • 0回复

前线日记|第一次“进舱”如上战场,这位医生记录下了每一个细节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独雁芙
 

多田热水器服务电话

      第一次进舱,是一种非同寻常的体验,感觉和上战场一样,我想到了我父亲,他当年上的是战场,而我上的是没有硝烟的战场。看着病人对我们满腔的信任和感激,我非常感动,也让我更加坚定信心,一定不负所望,打赢这场战斗!换好防护服就进舱。第一次接触这么多确诊患者,刚开始我还是有点紧张,但是进去以后,看见井然有序的医疗环境一下子就不紧张了。因为作为医生,工作了那么年,一看到病人,条件反射一样,立马就会进入工作状态。
      
      2月9日,来自四川眉山洪雅中医院的医生王波、罗斌、黄杰,护士李小杰、邹伟、许霞、于香丽、郑歆8名医务工作者从洪雅出发,随大部队四川援助湖北第六批医疗队,一起去武汉战“疫”。
      
      2月13日,在日记中,王波这样写道——
      
      2月12日下午2点至晚上8点,我和黄杰第一次入舱上班。第一次进舱,是一种非同寻常的体验,感觉和上战场一样,我想到了我父亲,他当年上的是战场,而我上的是没有硝烟的战场。看着病人对我们满腔的信任和感激,我非常感动,也让我更加坚定信心,一定不负所望,打赢这场战斗!
      
      下午1点,专用公交车把我们从酒店接到汉阳方舱医院。街上没人没车,公交车畅通无阻,大概20分钟就到达了医院。
      

      
      到达医院后我们马上开始换防护服,我们这个舱(注:应指汉阳方舱医院B1区)一共有两支队伍,一边是山东医疗队,一边是我们四川医疗队,一支队伍大概负责500位病人。
      
      除了收诊病人,还要耐心与他们沟通
      
      换好防护服就进舱。第一次接触这么多确诊患者,刚开始我还是有点紧张,但是进去以后,看见井然有序的医疗环境一下子就不紧张了。因为作为医生,工作了那么年,一看到病人,条件反射一样,立马就会进入工作状态。
      
      我们一组有10至11位医生,主要任务就是收诊病人。汉阳方舱医院是2月11号下午开始运行,B区是11号晚上启用,收治的是武汉各个小区、社区、医院的确诊病人。这个舱的主要作业是起到隔离治疗作用。
      
      病人已经在外面排好队,医院门口,有一个分诊医生,判断这个病人是轻、中症还是微重症,如果是重症病人,需要入ICU,就会让他转走。
      
      每次分诊会接诊10至20个病人进来,分诊进来后,大部分病人自理能力是没有问题的,他们会排好队,等待我们会诊。
      
      除了收诊病人,还要与他们沟通。有的病人会不理解,说为什么要把我接到这里来,会不会交叉感染?我们得随时观察,然后耐心向他们解释,安抚他们。
      

      
      我们的防护服穿得很严实,我指着我衣服上的名字,向他们说,“我们是四川眉山过来的,专门来支援你们的,你们要有信心。”有一个病人让我很感动,他说,“看到你们,我们就放心了。”一边说着,一边双手合十向我们作揖。看到这,我的眼睛湿润了。看到有医务人员在身边,他们就放心了,这对我们来说是莫大的鼓励。
      
      还有一个患者很感谢我们,一定要给我们照相,帮我们四川队的医务人员拍了一个合照,他说要保存下来,永远记着。
      
      忙起来不喝水不上厕所,都不是问题
      
      我们一个班次大概收诊了100多个病人,平均一个医生10至12个。除了收诊病人,还要随时观察病人病情变化,需不需要转院。有一个病人,来的时候状态还可以,大概2个小时后,呼吸下降,我们马上联系转院,转到更具抢救条件的医院去。
      
      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第一次进去,我们都穿了尿不湿,在吃早饭和午饭的时候就很注意,没吃太多,也没喝水,进舱之前多去了几次厕所。我以为我会用到尿不湿,但是真正忙起来的时候,这些都是小问题。忙起来就不觉得饿了,口渴肯定有的,长时间和病人交流不喝水嗓子会不舒服,但这些都不是问题。
      
      当然,也会有不适应的时候,防护服穿时间长了,又长时间来回走动,身体就会出汗,摩擦起来有时候会痒。还有长时间戴口罩,口罩起雾的水,滴在鼻子上,也会痒会不舒服。
      
      我在舱里坐下来休息的时间,累计不超过5分钟。因为穿着防护服,不敢坐,怕扯裂了,如果没有及时发现,会很危险,有被感染的风险。
      
      出舱流程非常严谨 脱防护服最关键
      
      晚上8点下班,到酒店要差不多11点才忙完,因为脱防护服的过程,一整套流程,非常严谨,非常复杂。
      
      一共有5个房间,分别是5个区,每一个区脱什么,做什么,都有流程:第一个区,脱鞋套、外层手套;第二个区,脱防护服,这个过程最关键,非常严格,很多污染就发生在这个过程,因为在舱里,衣服是大面积接触病的;第三个区,脱帽子、口罩、内层手套;第四个区,清洁颜面,用酒精棉签清洁耳道和鼻腔,换新的帽子和口罩;第五个区,穿我们刚才带过来的衣服。
      
      每一个区,都要反复进行七步洗手法,并进行手消。
      

      
      出舱后,我们坐公交车马上回酒店。在酒店还有3次消。在酒店门口进行消;踏入酒店后,进行鼻腔、耳朵消,更换酒店内用的口罩和帽子;然后到我们住房间外面,在门口把我们刚刚消的外衣外裤脱下来挂在房间门口,换鞋进屋。
      
      进屋以后又会进行3次消。我们的房间分为三个区,门口进来两三步的距离为污染区,这是和外面有接触的,污染区再往里是半污染区,再次更换鞋子,同时进行手和颜面的消,然后再换鞋子进入清洗区(厕所),马上清洗脸部,并把衣服脱下来,冲洗全身。
      
      冲洗出来后又会经过半污染区,再换鞋,再进入清洁区,就是房间里面,这时才可以喝水、吃东西了,才算工作真正结束。
      
      做完这一套流程就已经差不多晚上11点了,这时,我终于泡上了一碗热乎乎的泡面,并在工作群里和同事们交流心得。
      
      王敏子 红星新闻记者 蒋麟
      
      编辑 张寻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